搜索信息

搜索贴子

搜索新闻

搜索店铺

搜索商品

搜索团购

搜索新闻
国际职教大会
当前位置:职教网 ☉ 国内新闻 ☉ 职教新闻 ☉ 何力:中等职业教育与状元情结

何力:中等职业教育与状元情结

2020-06-28 11:59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阅读:10次    我要评论

分享到:更多分享
[导读]虽然我们并不能说职业教育与“状元”完全风马牛不相及,但没有多少交集,这应该是个不争的事实。可自从国家对职业教育“前所未有”的重视并定义为“不同类型”的教育,中等职业学校终于可以和普通高中“坐在一起喝咖啡”后,原本只是在普通高中流行的热词——“状元”,开始流转到了职业教育领域,尤其是在中等..

虽然我们并不能说职业教育与“状元”完全风马牛不相及,但没有多少交集,这应该是个不争的事实。

可自从国家对职业教育“前所未有”的重视并定义为“不同类型”的教育,中等职业学校终于可以和普通高中“坐在一起喝咖啡”后,原本只是在普通高中流行的热词——“状元”,开始流转到了职业教育领域,尤其是在中等职业教育界,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

这是否在证明:普通高中教育与中等职业教育“同等重要”?

西方的学历教育起源于大学的设立,而中国的学历教育则起源于科举制。尽管科举制的首创时间在史学界存在争议,但比较公认的说法是开始于隋朝,从中经历唐、宋、元、明、清各代,直到清光绪31年(1905年)废除,历经近1300年,处于科举制金字塔的顶端(考试第一名)称之为状元(相当于西方的顶尖博士)。在帝制时代,“状元”成了中国知识分子人生追求的终极目标,因此有“洞房花烛夜,金榜提名时”的说法。尽管清光绪31年(1905年)最终废除了“科举制”,但“状元”这个名词不但没有“废”,且在知识分子群体深得人心,就是在“斗大的字不识一升”的“贩夫走卒”们,“状元”这个名词也是“神一样”的存在。

比如生活在底层,懂得“回字有四种写法”的“老一辈知识分子”孔乙己先生,有人问他:“孔乙己,你当真认识字么?”孔乙己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说明孔乙己对自己的“学问”满满的自信。结果,人家又问他,“你怎的连半个秀才也捞不到呢?”孔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

由于“学历不达标”,原本对自己学识很有自信的孔乙己先生马上对自己的学问产生了怀疑。虽然“贩夫走卒”们自己没学问,亦没学历,但他们看重的同样是孔乙己先生的“学历”。似乎也说明:没有“学历”,“学问”等于零是有一定的“群众基础”。

要知道,当年秀才只是相当于今天的小学毕业生学历。怪不得,古代有钱人不但愿意花钱买官,也愿意花钱买“学历”,所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显然是一个伪命题,人们普遍认可的,事实上是“万般皆下品,唯有学历高”。

懂得“回”字有四种写法的孔乙己,为了“追求知识”,没钱买书,只得冒着腿被打折的风险“窃书”,但由于“半个秀才”也没捞到,尽管懂得“回”字有四种写法的“核心技术”(在识字的群体中懂得“回”字有四种写法的人应该不多,笔者是汉语语言学本科毕业,目前也仅懂得回字有一种写法),可由于没有“学历”,尽管酒钱从不拖欠,还主动“教书育人”,免费教底层平民认字,仍然被一群没文化,也不比他富多少的“贩夫走卒”们嘲笑、取乐。

因此《围城》里的方鸿渐深知学历的重要,为了向父亲、岳父有个交代,花钱买了个博士学历回来,而且他的这个投资效益还算物有所值,至少比投资A股划算,除了在大学混了个薪水不菲的教职,同时还结识了唯一的同们师兄“克莱登大学”的“校友”,不过,这也使他一直疑惑:难道这个世上真有“克莱登大学”?

本来,既然是办职业教育,学历自然是不重要的。比如,90年代不少初中毕业生之所以没有选择普通高中,显然是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而且并不认为读普通高中是唯一的人生之路。

有部分初三会考成绩非常优秀的学生也会选择中等职业技术学校就读,学校并不会因此挂个大横幅:某某初三会考分数上了华附(是某省的顶级普通高中),但该生选择了本校***专业就读。

当年学生选择中等职业技术教育,就是看中“职业技术”这四个字,学校、家长、学生似乎完全没有“状元”这个情结,反而有很深的“技术情结”。

不过,自从2009年中等职业技术学校学生人数开始走下坡路(见表1),已越来越难维持“职普大体相当”后,“升学”成了中等职业教育的热词,专家对中等职业教育“升学”热的解读是“搭建职业教育立交桥”。

搜狗截图20年06月28日1200_7

注:所有数据来源于《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

中等职业技术学校为了生存、为了吸引更好的生源,只好把升学当成了最大的卖点,“升专”唱的多了,开始唱“升本”,据说专家已在酝酿“升研”、“升博”,以此让中等职业教育“热起来”、“香起来”,“状元”热词流转中职也证明了这点。

而与此同时,不少初中学校,为了提高初三毕业生的会考平均分,设计了一个“掐尾工程”,就是鼓励百分之十的“学困生”不参加中考,直接到中等职业技术学校就读。

中等职业技术学校显然又面临“两难选择”,作为基础职业教育——中等职业教育,本身就是兜底教育,没理由拒绝“学困生”,可把“学困生”培养成“状元”,用赵本山的话说:肯定是有相当、相当大的难度。

“状元情结”也就是“升学”这杆红旗在中等职业教育能否打下去?到底能打多久?确实希望站的高望的远,总是能在茫茫迷雾中看到希望的职业教育专家们能象当年在井冈山打游击的毛委员,给一线中等职业学校的老师们指点迷津。

而不打“升学”这杆红旗,中等职业教育又应该打什么旗?

作者何力,系广州市黄埔职业技术学校教师)

来源:作者投稿

发表评论:

本站客服
回到顶部